张一鸣,阿尔特曼的最佳盟友

2024-02-23 07:46 来源:中国企业家
查看余下全文
(责任编辑:孙丹)
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张一鸣,阿尔特曼的最佳盟友

2024年02月23日 07:46   来源:中国企业家   

  Sora来了,下一个抖音还远吗?

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闫俊文

  2月16日,OpenAI推出了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。目前,Sora更新的主阵地从官网转移到了TikTok上,短短几天,Open AI账号的粉丝已经超过了11万,发布的20多个视频作品赢得了55万个赞。

  Open AI特意在TikTok账号上备注“所有的视频由Sora生成”,它最新的作品包括一只坐在电脑面前敲键盘的狗,以及用披萨做成的比萨斜塔。用户用放大镜观察细节,仍发现不了破绽,反而会沉浸其中,那条敲键盘的狗的视频获得了160万次的播放量以及5万个赞。

  为了获得广泛的支持,OpenAI CEO山姆·阿尔特曼甚至在社交平台X(Twitter)发起“Sora生成视频”的挑战,鼓励用户说出自己的想象,“不要在细节和难度上犹豫不决”。

  Sora在日语中是“天空”的意思,阿尔特曼称Sora为“世界模拟器”,可以说,阿尔特曼正在铺就一张天幕,现实世界就是它的内容。

  数年前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发过一个微头条:同理心是地基,想象力是天空,中间是逻辑和工具。如今,想象力的天空在发生巨变,AGI正在快速到来。

  对于Sora这样的效率工具来说,生成只是原点,分发才能产生最大化的价值。Sora需要连接到最广泛的用户,电影工作者以及特效师等只是文娱产业的一部分,从Sora目前被展示的平台来看,TikTok和抖音可能会成为Sora类应用最大入口。

  字节跳动可能成为阿尔特曼推销Sora的最佳盟友,因为除奈飞外,Youtube、Hulu、苹果TV等属于不同的大公司阵营,阿尔特曼可选择的盟友不多。

  AI时代的最佳拍档?

  阿尔特曼第一位盟友是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。

  2022年11月,OpenAI发布了GPT3.5,仅仅两个月后,ChatGPT全球月活用户飙升至1亿,它可以顺利取得律师执照以及写出一篇硕士论文,这引发了中国、欧洲、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AI竞赛,仅仅在中国,就发布了100多个大语言模型。

  Open AI与微软强绑定,ChatGPT全面进入微软的Windows系统,微软还发布了Windows Copilot。

  但过去1年多时间里,ChatGPT的影响力似乎只局限在写邮件、策划广告文案以及客服等领域,并没有产生革命性的颠覆影响,在B端企业侧,影响更为显著,在C端用户侧,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观测到。

  反倒是在资本市场,各大科技公司风生水起。在2023年全年,微软的股价上涨了58%,英伟达的股价全年累涨近240%,这一年年初,微软决定投资OpenAI100亿美元,其估值达到了300亿美元。

  360创始人、董事长周鸿祎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称,阿尔特曼是个营销大师,知道怎样掌握节奏。

  事实的确如此,Open AI发布Sora之后,它的估值来到了800亿美元,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,其估值增长了近两倍。

  如今,阿尔特曼决定让OpenAI入驻TikTok,并独家在这里更新内容。他并不打算将Sora押注在微软身上,谷歌又是其最大竞争对手,反倒TikTok成了可能的选项。

  TikTok是全球用户数量最多的短视频平台,其日活跃用户数量(DAU)已经到了10亿,月活跃用户数量(MAU)15亿,33%的美国人表示使用过TikTok,其中以年轻人居多。它的内容时长在15秒至1分钟,完全契合Sora的能力范畴。

  张一鸣曾说,TikTok已经成为了全球文化的一部分,它是用户的窗户、画布和桥梁。他曾这样定位抖音——想象全屏的视频让手机变成一扇窗户,你透过这个窗户看到一个丰富的世界,抖音是这个五彩斑斓世界的投影。

  当Sora代表的“生成式视频内容”成为世界的一部分,TikTok和抖音的内容海洋不得不接入AGI的内容大河。

  从这方面来看,张一鸣是阿尔特曼的最佳拍档。

  火星文化CEO李浩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Sora的出现,对于抖音来说,兴奋和焦虑并存。有一种可能是Sora类产品的发布渠道依旧是抖音;另外一种可能也不排除,那就是下一个视频类平台产品的机会。他强调,新技术始终是最大变量。

  字节跳动的视频剪辑工具剪映以及其海外版Capcut在AI生成内容上布局多年,它推出的特效工具曾风靡一时,但现在,最革命性的突破诞生在阿尔特曼手里。

  抖音错失“Sora”

  拥有全球最大的短视频平台,每天有十多亿用户活跃在平台上,Sora本最有机会诞生在字节跳动,尤其是抖音的视频编辑工具剪映上,但这一切没有发生。

  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2024年度全员会上直言,字节最大的危机感是,担心字节跳动作为一个组织,正在变得平庸,无法取得新的突破。他还说,不少人反馈,现在字节“该有的大公司病全有了”。

  梁汝波也抨击字节跳动变得迟钝,失去了好奇心,他说,公司层面的半年度技术回顾,直到2023年才开始讨论GPT,而业内做得比较好的大模型创业公司都是在2018年至2021年创立的。

  在2018年至2021年期间,字节跳动的动作着力点在商业化上,尤其是抖音的变现上,它将创新的动力源泉交给用户与PUGC(专业用户生产内容)机构,这让创作者不断陷入内卷之中,抖音的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与快手的鏖战以及商业化上。

  抖音在2016年诞生,随后两年快速崛起的诀窍就是好玩、创新,让年轻人引领潮流。按照张一鸣的话说,有想象力。张一鸣曾说,如果没有想象力,你可能只会做出一款对口型的热门应用或者搞笑视频软件,抖音也不可能从一款炫酷的音乐舞蹈小众软件,演化成包容美丽风光、戏曲艺术、感人故事、生活消费的大众平台。

  目前,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以及营收超过了腾讯,成为中国最大规模的互联网公司。有消息说,抖音直播电商GMV的天花板在2万亿元到3万亿元之间,但官方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  在文生视频领域,字节跳动低调发布了一些成果,比如Boximator,但字节相关人士评价说,Boximator无法作为完善的产品落地,距离国外领先的视频生成模型在画面质量、保真率、视频时长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。

  2月中旬,张楠辞去抖音CEO一职,聚焦剪映内部创业。接近剪映的人士透露,过去的2023年,张楠已经把绝大多数精力倾斜到剪映相关业务上,并亲自带队寻求在AI辅助创作上有所突破,即将推出一个AI生图和视频的产品。

  张楠在朋友圈写道:期待和剪映的小伙伴们一起造梦,与这个AI的时代一起成长,共同绘制出脑海中的奇幻世界。

  AI的发展竞赛,可能会造成抖音和TikTok更大的分裂。以往,不管是开放直播还是电商业务,TikTok的发展是摸着抖音过河,但AI时代,抖音可能要摸着TikTok过河了。

  短视频的革命浪潮

  就在阿尔特曼为Sora在TikTok吸粉之际,后者正在接受欧盟委员会的调查。调查的理由是,在线平台是否采取了足够措施防止非法内容的传播,以及是否违反保护未成年人、研究人员数据访问等欧盟《数字服务法》(DSA)的规定。

  TikTok在欧盟拥有约1.36亿月活跃用户,属于超大型在线平台。媒体报道,如果TikTok被认定违反了欧盟规定,最终可能被处以全球年营业额至多6%的罚款。

  视频行业的浪潮涌动预示着一场巨大变革即将到来,但这场变革可能比直播的诞生或者特效的应用更为谨慎。

  上海交通大学天才少年谢赛宁在朋友圈发表了自己对Sora诞生的看法:在问Sora为什么没出现在中国的同时,可能也得问问,假设真的出现了(可能很快),我们有没有准备好?

  谢赛宁说,如何能保证知识和创意的通畅准确传播,让每个人拥有讲述和传播自己故事的“超能力”,做到某种意义上的信息平权。但是又不被恶意利用,变成某些人某些组织的谋利和操纵工具。OpenAI有一整套的red teaming(红色小组)、safety guardrail(安全护栏)的研究部署,欧美有逐渐成熟的监管体系,我们准备好了吗?

  “这件事跟技术成熟前,生成点小打小闹的漂亮图片不是一个量级,真相捕捉和黑镜里讲的故事,很有可能很快变成现实。”谢赛宁说道。

  一位投资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在Sora推出前后,他个人也看了一些其他的文生视频模型。从实际应用和盈利角度来说,这类模型目前处于应用在B端的初期,为B端提供服务。要想走到C端,走到下一个抖音诞生,起码还需好几年。

  上海火凤资本投资副总裁李佳超说,绝大部分人没有用过Sora,所以现在也很难评估Sora的影响。这时候下判断它能否产生颠覆性的影响,可能还为时过早。

  “技术的颠覆是一个来来回回的过程,可能抖音会阻止用户上传这个东西,也可能会做相对应的限制,这个东西也没办法预料,可能得走一步看一步。”李佳超说。

(责任编辑:孙丹)